木嘻嘻嘻嘻

什么都会一点,什么都不精通。
在冷圈里窝着不想出来。

纳西娅的回归(存戏)

埃利的午后总是人头攒动,搬运货物的船工,站在一旁抽着烟斗等待的富商,准备启航的船长,哦,还有可恶的正在费力拖动渔网的渔夫——那网里全是或大或小的鱼类,挤成一团。 

眼神怜悯地看了看这些同类,不去阻止他们被装上货车后厢。弱肉强食的规律可没那么容易改变,自己还没蠢到这时候跑去救下他们,今天可不只他们被抓着了。

脚下使力一蹬海岸,不顾旁人的惊呼,飞身跃入水中,任由水浪将短发四处推动。

游入人声完全消失的地方,也不急着将双腿绞成鱼尾,只是靠着在岸上学来的技巧,四肢并用以人类的方法游入深海。感觉算不上新奇——毕竟已经在几年前体验够了。

不过很有趣,得让他们看看。勾起唇角,脑中进行着无所谓的遐想,不告而别的女儿突然出现在眼前,父母将会是什么表情?回忆曾在陆地上见到的一家三口,人类可真有意思,母亲紧紧拥抱着许久不见的儿子哭泣,父亲则背过身拭去眼角的泪水,自己的父母也会这样吗?

当然不会。人鱼漫长的生命中,几年可不算长,自己的离家出走顶多是小孩儿的恶作剧吧。

稳稳地踩上深海的泥沙,还没来得及用脚底感受光滑的大理石,便被粗糙的绳子套住。不用看也知道拖走自己的人是母亲——儿时顽皮被惩罚的记忆还深深印在脑海。

“看看你自己吧,纳西娅,皮肤都快干涸了吧?”摆出张仿佛看见无数被掏空内脏死鱼尸体似的表情,翘起细长的腿像大小姐一样高傲地坐入石椅。如果无视身上勒得自己皮肤生疼的麻绳。

“我提醒过你多少次,不要擅自外出,外面的海水可能会脏了你那条漂亮的尾巴!哦,你的尾巴呢?”不舍地晃晃两腿,翻个身将起绞为鱼尾,啪啪拍打两下地面,继续被迫听取母亲的唠叨,“你倒好,连张纸条都不留拍拍屁股就走了!”

“妈妈,我已经不是一百多岁的小雌鱼了!我该出去走走,见一下伊尔图以外的世界!”好不容易插上话,好看的眉毛皱成一团大声抗议着。

“少跟我提这个,你一百六十多岁时差点跑去外海被人类抓住的事我还记着呢!在我看来你还是颗不谙世事的鱼卵!”

“不要和她废话了,莉娜,我带纳西娅去禁闭室。”父亲威严的声音响起,不禁背后发凉。或许是今天的海水过于冷了?

不顾自己的拼命挣扎,那不留情的麻绳就拎起自己丢入了漆黑的小屋。

他们脑袋被珊瑚撞坏了吗?这里甚至感觉不到海水!在这里自己的皮肤才会真正干涸!难以置信地环顾四周,认清自己的确什么都看不见的事实后,鱼尾又懊恼地用力去拍打墙壁。见鬼,上次被关进来还是四十几年前——那一个月简直让自己生不如死。

反正再多也不过一季,这样想着叹了口气,倒头栽进珊瑚的靠垫里,决定先睡一觉缓解自己冒险的疲劳。

评论(2)

热度(1)

©木嘻嘻嘻嘻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