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嘻嘻嘻嘻

什么都会一点,什么都不精通。
在冷圈里窝着不想出来。

脑洞

今天来说说少年H的故事。

少年H住在被人称为“灰色小镇”的地方,度过着平和安稳的日子。

不幸的是,某次外出游玩中,少年H被卷入车祸事故而落得双腿瘫痪,不得不靠轮椅度日。自那以后少年H便失去了自由与笑容,终日抑郁,闷在家里不愿离开。

名叫“灰”的马戏团来到了小镇进行巡演,家人百般劝说,总算让少年H同意出门观看马戏。

这场马戏异常血腥残酷,表演者伴着轻松欢快的音乐表演,却总以悲惨的方式谢幕。

周围的观众都在大笑或尖叫,反正是假的,就尽情享受这短暂的刺激吧,他们都这么想。少年H的耳内充斥着噪声,他感到厌烦,演出中途就推车轮椅出了帐篷,在临时围起的栅栏周围寻找着出口。

像只无头苍蝇乱跑的少年H,误闯入了最深处的帐篷。眼前的景象,几乎颠覆了他这十几年来的常识。畸形的小丑、机器人模样的男人、下半身是鱼的歌姬…他们本就是这副样子。

“你走不掉了。”意识清醒的最后一刻,少年H听到熟悉的声音——那位主持人兼团长的男人的声音。

原来这个马戏团的所有人员,都是人类经过特殊的手术改造成的怪物,即使受伤也能恢复,重复着诡异的表演,有的是被诱拐进团,有的自愿加入。少年H得知秘密后,也未幸免地被换上了马的下身。

少年H欣然接受,能重新自由走动跑步的感觉比想象中更棒。被认为失踪的他戴起面具,顺理成章地留在马戏团工作,全力为马戏付出来报答团长的“恩情”。

那天演出结束后,少年H没有立刻回到后台,站在帐篷口送别观众。他遇见了一位可爱的少女。少女似乎对少年H的“装束”很感兴趣,不倦地向他搭话,两人交谈甚欢直到清场。

打他进入马戏团,有多久没见过那样干净的笑容了?即使只是小段时间,能和少女一同度过,少年H也感到长期空洞的内心被填满了。

返回后台,少年H老远就听见一阵嘈杂:“快抓住她!”“别让她跑了!”

少女竟闯入了后台!

少年H得知后拼命恳求团长放过她,即便明白这是无用的,他也讲得口干舌燥。他不希望那笑容从少女脸上消失。团长自然不会答应他,少年H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少女被注射药剂,昏睡在做手术专用的帐篷中。

不能让她经历如此痛苦的事,距离集体手术开始还有一小时,刚好也是团员的休息时间。少年H默默盘算着如何带走少女。躲开其他人的视线,潜入帐篷。

少女还在熟睡,他正要叫醒,身后突然涌上一股寒意——刀尖刺入他的心脏。温热的红色液体喷溅得到处都是。他眼前飘出过去的种种画面,最后重重摔倒。

至于那位少女,除了马戏团,无人知晓她的下落。

评论

©木嘻嘻嘻嘻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