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嘻嘻嘻嘻

什么都会一点,什么都不精通。
在冷圈里窝着不想出来。

脑洞

这是发生在小小的村庄中的故事。 

正值黄昏,夕阳的余晖将整片天空染成了橘色,少女刚结束农活,带着自家的看门犬在田野里散步。走到田野尽头就应回头了,少女却像是被什么力量驱使着继续前行,来到田野外的草丛前。

已经没有路可走了啊?看门犬用牙齿拉扯着少女的裙摆催促她回家。

少女却像是发现什么一般,不理睬狗狗,向前一步拨开了杂草——里面藏着一只浑身脏兮兮的小野猫,可怜巴巴地蜷缩成一团,从喉咙里发出细碎的呜咽,耳尖到尾巴都在轻颤。

对猫儿心生怜爱的少女,自然将它捡回了家。

你为什么会在那里呢?少女这样想,猫儿只是眨着无辜的眼睛看看她,又低下头去吃少女准备的猫食。

第二天清晨,少女被什么响动吵醒,睁眼时发现个长着猫耳和猫尾的高大男人立在床前。

“…小、小猫?”她试探地开口。

“喵~”男人以猫叫回答了。原来自己捡回来的是只猫妖,少女惊讶而恐慌,她对猫妖的认识也只限于儿时读过的童话与村民的闲谈,没想到真的存在。

得知猫妖被人类袭击而受伤,少女决定瞒着家人让他留下养伤。

养着一喵一汪,难免会有打架、争食的情况存在,刚开始收留猫妖的少女过得非常辛苦,要躲过家人给猫妖多带一份食物,还要调解喵汪之间的矛盾。但随着时间推移,情况也有所好转,喵汪关系融洽起来,猫妖的伤也恢复得顺利。

可好景不长,猫妖偷偷出门闲逛时被村人发现,村人便追到了少女的家。

“怪物!”“不祥的东西!”村人这么称呼猫妖,要求少女将他交出。

少女一人的力量敌不过村人们,还未痊愈的猫妖无力反抗,最终被带走。看门犬呜呜地叫,伸出舌头舔掉少女的眼泪。

村人将猫妖绑上了十字架,怒骂中用汽油浇了个透。被火舌吞没的猫妖,眼前出现的最后一幕,是少女泪流满面朝自己冲来的身影。

故事终结于此,田野尽头多出个不起眼的墓碑,上面歪歪扭扭地刻着猫咪的头像,碑前总是摆着一根骨头和一束花。

少女时常在结束农活后带上野花花束去那里坐很久,身旁跟着叼了根骨头的看门犬。如果碰上红得眩目的夕阳,还能看见少女身后站着个头顶猫耳,身后有条长长尾巴的男人。

评论

©木嘻嘻嘻嘻 | Powered by LOFTER